首页 > 财经频道 > 快讯 > 文章详情页

不忘初心传帮带 -----记坚守在最后一个春运岗位的普通信号工

深冬的夜,寒风刺骨。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西安电务段新丰维修车间站场一片寂静。凌晨四点多,快到干活的“天窗点”了。小张艰难的爬起身子,裹上厚厚的棉大衣,准备痛快的灌上一杯热水,舒缓一下半晚积蓄的干燥。转眼一看,何师傅房间的灯还亮着。“何师傅这么晚了还没睡?”小张疑惑不已。

小张口中的何师傅名叫何斌,是一名有着浓浓文艺气息和书卷气息的女士,是西安电务段新丰维修车间室内工区的一名普通信号工,今年已经49岁了,马上就要退休,这将是她在岗位上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运。“噔~噔~噔~何师傅,睡了吗?”“还没呢,稍等一下。”很快,门开了。何师傅把小张迎进了房间,只见一摞《读者》整齐的摆在桌上。“您这么晚了还在看书呢?”小张随手拿起一本翻看着。“是呀,但是,不是那本,是这本哦。”何师傅从枕边拿起一本《铁路信号维护规则》笑着说到。“您这今年就要退休了,还这么努力学习呀。您这样,我们这些年轻人可要羞红了脸呦。”“这不是操心干“天窗点”嘛,没睡一会就醒了。马上退休了,也挺舍不得的,我上班这三十年最大的遗憾就是年轻的时候没有再努力一点把业务钻研钻研。这该退休了,我也想再好好看看书,结合点自己的经验理解理解,也好给你们这些年轻人讲讲。也算是弥补一下年轻时的遗憾吧。”小张恍然大悟,怪不得最近何师傅总是一有闲时间就拉着他们这些年轻人,给他们讲业务。之前,小张和大伙多少心里还有些反感,可这下,不免羞红了脸。“何师傅,您快睡吧。一会还要起床干天窗呢。”小张语气中不免参杂了一些自责。早上八点半,刚刚干完“停轮天窗”,小张又想起昨晚的事,思索了一会,回房拿出已经压在书桌最下面的电务设备电路图,起身去往何师傅的房间。只听见“何师傅,您上次给我讲的二极管的原理我没太听懂,能不能麻烦您再给我讲一讲。”……只见,依旧是那一名普通的基层信号工,手捧着一本《铁路信号维护规则》,桌上依然是那一摞她最爱的《读者》。

冬天的早晨,依旧寒气逼人,但晨光照耀,人心暖暖的。

原文来自: 中国金融观察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0-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0-2017 中国金融观察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26008066号